中国科协各级组织要坚持为科技工作者服务、为创新驱动发展服务、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服务、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的职责定位,推动开放型、枢纽型、平台型科协组织建设,接长手臂,扎根基层,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进军科技创新,组织开展创新争先行动,促进科技繁荣发展,促进科学普及和推广,真正成为党领导下团结联系广大科技工作者的人民团体,成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。

——习近平




甲亢是因为缺碘还是碘过量?专家:这类人群易发病

发表时间:2020-11-17 17:46:41


  
  甲亢(甲状腺功能亢进)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甲状腺疾病。在食盐加碘后的几年里,很多临床医生都观察到甲亢病人越来越多。
  
  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,中国有不少食盐加碘后甲亢高发的研究报告,其中不乏甲亢发病率短期内翻倍的案例。不过巧合的是,这些研究常常是比较食盐加碘前后3—5年的数据,如果观察周期再长一些,可能看到的数据就完全不同。
  
  比如广东省吴川市黄坡镇居民补碘一年后,甲亢发病率增加了60%左右,4年后发病率翻番。但从第5年开始发病率渐渐下降,到第8年时已经恢复到补碘前的水平。
  
  江苏常州食盐加碘15年间的住院病例分析表明,加碘后的1—4年,甲状腺疾病占住院病人的比例不断上升,平均为1.1%,其中甲亢比例增加、甲状腺肿瘤比例降低。但加碘后的5—15年,甲状腺疾病在住院病人中的比例波动性下降,最后恢复到0.22%附近并保持稳定。
  
  三亚市同样观察到食盐加碘后甲亢发病率快速上升,但1998年后掉头向下,2001年基本回落至食盐加碘前的水平。
  
  这种现象并不是偶然,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,食盐加碘后甲亢发病率普遍上升,多数在2—4年见顶,然后逐步恢复到加碘前的水平。
  
  比如1960—1992年,澳大利亚在塔斯马尼亚地区做过一项长期研究。通过面包和奶制品补碘,一年后甲亢发病率翻倍,第四年达到顶峰,随后逐渐下降到补碘前的水平。
  
  尽管有些研究得出了不同结果,但大量可相互印证的研究证据表明,补碘后甲亢发病率升高是一过性的。医学界对此机理有很多种解释,通俗的说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,甲状腺有些不适应。
  
  对于缺碘地区的人,食盐加碘后容易出现短暂的甲亢高发期,如果不缺碘,则换碘盐的影响不大。
  
  比如常州提前实行补碘政策的地方,食盐全面加碘前后各种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没有明显变化。
  
  大连长海县食盐加碘前的尿碘中位数是178ug/L,属于适宜水平,食盐加碘后,尿碘中位数上升到300左右。食盐加碘前后三年相比,甲亢发病率有一定增加,但并没有显著差异。
  
  甲亢高发会不会是补碘过量导致的呢?江苏沛县孟庄乡是典型高水碘地区,水碘达到1284ug/L,2010年儿童尿碘中位数达到1961ug/L。而地理环境、生活习惯等方面比较接近的邳州市新集乡,水碘为78ug/L,儿童尿碘中位数为255ug/L。研究发现,尽管前者是重度碘过量状态,其甲亢患病率反而更低。
  
  在其他的几个研究中,高水碘地区和类似地区相比,甲亢和亚甲亢发病率也没有明显差异。当然,高碘带来的其他健康风险是另外的话题。
  
  总之,根据国内外的经验,缺碘地区推行食盐加碘后,甲亢短暂高发几乎不可避免。浙江舟山的研究发现,对于海岛轻度缺碘人群,即使在适宜范围内补碘,也可使部分敏感人群诱发甲亢。
  
  比较容易出问题的人的特征是:缺碘、40岁以上、有甲状腺肿或结节、有甲状腺自身免疫缺陷、有甲状腺疾病家族史等,此外女性更容易发病。好在这类甲亢患者多数可以在停止补碘后数周或数月内自愈,通常无需手术或放射性碘治疗。
  
  经过20多年的全民补碘,一过性的甲亢高发早已成为历史,不断监测和调整补碘政策成为新常态。补碘导致的甲亢是不得不承受的社会代价,但任何公共卫生政策都不是量身定制,没办法让每个人都获得最佳结果。
  
  对于公共卫生的决策者,他们需要权衡的是“大多数人的碘缺乏风险”和“少数人的甲亢风险”,以及“长期的碘缺乏风险”和“一过性的甲亢高发风险”。在长痛和短痛之间作出决策是需要一点勇气的,但正确选择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  
  资料来源:饮食参考微信公众号
  
  本文由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常委钟凯进行科学性把关。

科协动态
科普工作
学会工作